用户名 密码
注册 千年古都,富饶之地,东南欢迎您!!!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您所在位置> 东南视窗首页 > 互联网 > 正文

工场微金爆雷遭维权 网贷资金交易明细牵出先锋集团

2019-08-23 16:38:54 来源:猎云网 简繁转换 打印内容 关闭网页
字号:T|T

  原标题 工场微金爆雷遭维权 网贷资金交易明细牵出先锋集团身影

  作者 时一

  网信集团旗下P2P平台自7月初爆发逾期危机以来,其集团母公司先锋集团就一直被推至“批判台”上。值得注意的是,网信平台出事时,还有两个疑似“先锋系”P2P平台在同一时间(7月3日)出现大面积逾期。这两个平台是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。

  8月7日,两平台70多个出借人手持写有“先锋偿还 工场欠款”字体的A4纸在网信大厦(先锋集团办公所在地)楼下进行维权。据了解,在8月5日也已有一拨出借人到先锋集团维权。

(图:出借人维权现场,由工场微金出借人提供)

(图:出借人维权现场,由工场微金出借人提供)

  这本是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的问题,为何出借人“剑指”先锋集团?目前,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实际运营情况又是如何?随着出借人站出来维权,两平台与先锋集团的关系也逐渐接近真相。

  实地探访:金融工场无人办公,工场微金高管集体离职、员工所剩无几

  公开信息显示,金融信息服务平台金融工场成立于2012年,并于2017年6月将平台P2P业务更名为工场微金。金融工场成立初期由先锋集团持股;目前,由北京豆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豆哥投资”)负责运营管理。

  工场微金由北京凤凰信用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凤凰信用”)负责运营管理,公司法人系王宇宁。(注:以下将“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”统称为“工场平台”)工场微金主要提供产融通、消费贷、智存宝等系列产品以及债权转让。而金融工场上的产品与工场微金几乎一致。

  据工场微金披露的运营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6月30日,平台累计借贷金额223多亿元,借贷余额14.5亿元,当前出借人12363人,但披露的借款逾期金额和逾期率均为零。据了解,工场平台自7月份出现逾期以来,一直没有公布兑付方案,也没有给出借人一个合理的说法。

  进入8月,工场平台App及官网更是无法正常登陆(目前已正常)。

  虽然,工场平台解释称,是提供机房服务的承包商拖欠机房费用,导致机房服务施设被断电所致。但得不到任何保障的出借人并不买账,于是上门“讨债”。

  猎云网了解到,在8月7日的维权现场,经相关部门人员协调后,先锋集团最终派出3名代表与5名出借人代表进行面对面沟通,其余维权人则由网信大厦移步到京信大厦8楼工场微金的办公室,通过录音收听沟通情况。该地与网信大厦相隔不到一公里。

(图:出借人在工场微金办公室收听沟通会录音)

(图:出借人在工场微金办公室收听沟通会录音)

  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的办公地址同是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京信大厦8楼,两平台办公区之间隔着电梯和一家其他公司。

  猎云网后来在现场出借人的指引下,来到金融工场的办公区。现场看到,金融工场办公大门紧闭,从门缝中看,办公室内部有些凌乱,也无办公设备。现场情景不太像是公司正常办公的状态。

(图:金融工场办公区内外)

(图:金融工场办公区内外)

  现场虽没看到任何与金融工场有关的标识,但后经一位已于7月13日左右离职的工场微金员工裴女士证实,此处确实为金融工场办公区。(注:与裴女士签合同的是北京大众联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)工场平台的出借人还告诉猎云网,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实则一家。

  猎云网现场也向工场微金某分部负责人确认,该负责人同意出借人的说法。裴女士也表示,金融工场和工场微金实际没有分得很清楚,虽是两处办公室,但员工几乎是一体的。

  工场微金现场情况稍微好些,其公共办公区有几个人在办公,但很多工位已经空了。

(图:工场微金办公区)

(图:工场微金办公区)

  裴女士告诉猎云网,在工场微金被爆出逾期后,员工们就开始陆续离职了。当天下午4点左右,猎云网有向坐在工场微金前台位置的人员提出采访其公司高管,但遭到拒绝。

  现场维权的出借人告诉猎云网,目前,现场剩下的基本是王宇宁找来的维稳人员,并非正式员工。经他们打电话确认,除了王宇宁,其他高管都已离职。

  据工场微金官微于7月31日发布的《工场平台负责人给工友们的一封信》显示,王宇宁提到,平台出现借款逾期后,随即出现多名团队核心创始人员相继离职。但文中并未提及高管离职的原因。

  猎云网了解到,工场微金的高管在6月13日起就自动要求离职,最终于6月28日左右集体离职。也就是说,工场微金被爆出逾期前,该公司的核心高管就开始准备抽身事外。然而6月底金融工场还在继续搞活动,让出借人加码入局。

  目前,工场微金一些单间办公室的门牌也已被撕掉,除了一个自称是行政的工作人员在一单间办公室内办公外,其余的都空无一人。

(图:工场微金单间办公室内部)

(图:工场微金单间办公室内部)

  一位来自上海的出借人李先生表示,这些被撕掉门牌的单间,有些是工场微金高管的办公室。而他本人于7月16日、17日已来过一次工场微金,当时该公司就已经是只有些许员工在办公的状态。在工场微金现场,一位出借人拨通了工场微金客服电话,客服称平台正常工作,也自称正在公司办公室工作中。

  后来经证实,该客服并不在客服办公室,只是电话转接了。后来,在现场有两位人员自称是工场微金正式员工,同时也是出借人,其中一位是工场微金广西南宁分部负责人。

  该分部负责人表示,目前公司各地分部已解散,他是临时被调过来协助工作,直属领导系王宇宁,他也已向王宇宁传达了出借人的诉求,但并未得到回复。

  先锋集团逃不掉的责任

  在8月7日中午的沟通会上,工场平台出借人代表现场提出诉求称,要求先锋集团就工场平台的资产端与标的问题,发布一个公告证明先锋与工场平台资产端的关系,希望当周官宣;并要求见王宇宁。

  先锋集团代表主要发言人

  声明:东南视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
  • 编辑:Weli

华南综合

生活综合

科技综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