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 密码
注册 千年古都,富饶之地,东南欢迎您!!!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您所在位置> 东南视窗首页 > 国内 > 正文

资金面年中大考:存款荒波及国有大行 流动性问题待解

2018-06-13 13:48:48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简繁转换 打印内容 关闭网页
字号:T|T

  资金面年中大考 “存款荒”波及国有大行

  本报记者顾月北京报道

  导读

  虽然中下旬资金市场扰动因素增多,银行对于中长期资金融资仍然谨慎,但总体来看资金平稳跨过年中预期稳定。与此同时,流动性的结构性问题依然待解。

  继6月初央行宣布扩大MLF(中期借贷便利)担保品抵押范围,并于6月6日超额续作4630亿MLF后,6月12日,央行通过公开市场进行500亿人民币7天逆回购、200亿人民币14天逆回购、300亿人民币28天逆回购操作,逆回购利率与此前持平,实现净投放300亿元。

  虽然临近年中,银行间市场资金面出现温和抬升,主要期限资金利率普遍有所上涨。但与去年相比,目前依然显得是风平浪静,尤其在隔夜资金上,价格整体远低于去年。虽然多家机构都认为今年流动性整体处于较好水平,但叠加美联储大概率加息、季末MPA考核、月中缴税等情况,机构情绪仍然偏谨慎。

  Shibor(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)显示,6月12日隔夜shibor上涨1.1个基点报2.584%;1周Shibor上涨1.3个基点报2.789%,但分别比去年同期低约25个基点和11个基点。

  中下旬扰动因素增加

  6月初以来,银行间市场资金面的成本和流动性一直呈现较为平稳的状况,但这样的状态可能在中下旬出现变化,目前银行融出中长期限资金的意愿依然偏谨慎。

  首先要面临的是美联储加息的问题。

  北京时间6月14日凌晨2点,美联储将公布最新的利率决议与政策声明。市场普遍分析认为,6月美联储加息已是板上钉钉之事。

  “4月份开始人民币兑美元走弱,虽然目前还没有看到资本大幅外流的情况,但市场对汇率贬值和资本流出的担忧有所上升。”香港地区某外汇交易员表示,“年中的结售汇和外汇占款情况值得关注,因为6、7月是境外上市企业的分红高峰期,会产生较大用汇需求,另外中美贸易摩擦初步结果是中方减少对美贸易顺差,都会导致外汇占款负增长,被动减少本币流动性。”

  但另一方面,即使面临美联储加息和美元反弹,境外机构增持人民币债券动力却有增无减。根据中债登与上清所最新公布的2018年5月份债券托管数据显示,境外机构5月份增持人民币债券604.64亿元,国债市场中境外占比上升至6.74%,债券市场整体中境外占比上升至2.04%,同创历史新高。

  “这表明资本全球配置的需求比较强烈,但没有外汇占款这个渠道进行货币乘数的扩大,外资对中国资本流动性的补充作用远不如从前。”上海地区一位海外经济与金融市场证券研究员表示。

  其次则是季末MPA考核、缴税、补缴存款准备金、大量逆回购到期等压力。在监管趋严背景下,商业银行季末会面临多重指标监管考核,15号又面临缴准和缴税截止日叠加,资金拆出意愿容易受影响,对资金面形成一定扰动。

  另值得关注的是,6月8日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联合发布《关于完善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》,取消了禁止高息揽储规定,同时放松对偏离度指标的要求。“一般而言,银行为满足考核要求,季末月份往往会加大揽储力度,监管部门在6月表示取消禁止高息揽储规定,银行之间可能也会开始揽储大战,也相应带来负债端成本提高和补缴法定准备金压力。”某国有大行金融市场部经理表示。

  最后是信用风险上升的担忧。近期信用债违约频发,根据wind数据,6月到期债券总偿还量更是高达32730.80亿元。这一方面推动信用利差上行,一方面银行则希望保有流动性,防止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交叉传递。

  “目前中国宏观杠杆率初步得到了控制,在经济增长压力加大和信用收缩负反馈逐步体现的情况下,政策中心也需从去杠杆过渡到稳杠杆。”天风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孙彬彬表示,“在结构性去杠杆、严监管稳货币的框架下,央行总体的流动性态度是‘稳健’的,而6月加息的冲击影响应该也在可控范围内。”

  流动性结构性问题待解

  虽然中下旬资金市场扰动因素增多,银行对于中长期资金融资仍然谨慎,但总体来看资金平稳跨过年中预期稳定。与此同时,流动性的结构性问题依然待解。

  首先是不同机构之间的流动性问题。“目前的流动性是央行

  声明:东南视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
  • 编辑:Weli

华南综合

图片报道

生活综合

科技综合